-

不過這件事確實是她做得不對,冇把這件事告訴他,他肯定以為她要拋棄他了。

想到這裡,粥粥也急了,跟著小羅盤很快就找到了他在的地方。

是之前他們錄綁匪視頻的地方。

粥粥趕忙跑了過去,然而保鏢卻抬手攔住了她,說:“粥爺,小少爺現在不想見你。”

冇想到會是這樣,粥粥著急地往裡麵看了看,“甜叔叔,小瘦杆現在怎麼樣了呀?”

保鏢搖頭,小聲說:“冇什麼事,就是生氣了。”

不過冇想到,小少爺這次居然冇有砸東西。

這可不像他啊,以前這會兒早就把幼兒園都給拆了。

裡麵也冇什麼動靜,隻有輕微的啜泣聲,但粥粥還是放心不下,走到門邊,想了想,冇進去,而是朝裡麵說道:“小瘦杆對不起,是我記性不好,我給忘記了。”

“你放心,我絕對冇有不要你的意思,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呀。”

“我們也是最好的飯搭子呀,你不喜歡吃或者吃不了的東西都可以給我,冇有你,我連飯都吃不飽呢,我離不開你噠。”

“小瘦杆你出來好不好,我向你道歉,你要怎麼懲罰我我都願意接受。”

說完,粥粥眼巴巴看著門,結果等了好一會兒,裡麵也冇人說話,她不由得有些沮喪地耷拉著小腦袋。

小瘦杆這次真的生她的氣了啊。

哎。

她轉頭走到台階上坐下,扭頭看了眼身後依舊毫無動靜地門,不由擰緊了小眉頭,托著小胖臉,惆悵地仰頭看著天空,一臉憂愁。

哄男孩子好難呀。

她看向保鏢,問道:“甜叔叔,你有冇有什麼哄男孩子的經驗呀?”

保鏢搖頭,“我隻哄過女孩,粥爺你要聽聽嗎?”

也可以呀,借鑒一下。

粥粥胖乎乎的小身子往旁邊挪了挪,騰出點空地,小胖爪拍了拍,“甜叔叔坐。”

保鏢嘿嘿一笑,也不跟她客氣,一屁股坐下,輕咳一聲,就開始傳授自己的哄人經驗。

“這個哄人嘛,第一招,先道歉。”

“道啦。”粥粥攤手,“我說對不起了。”

“成,那咱們就進行下一步,送禮物,這哄人總不能就口頭上說說吧,不得有點兒表示啊。”

送禮物呀。

粥粥虛心請教道:“送什麼呀?”

“就包啊,包最好了,包治百病,而且呀,還得送好包,這樣才能讓對方覺得我們是真心實意的。”

這樣嗎?

粥粥恍然大悟,雖然聽不懂,但還是抓住了重點,得送包,最珍貴的。

她摸了摸肉乎乎的雙下巴,忽然想到了什麼,眼睛一亮,“我有辦法了!”

說完一溜煙就跑遠了。

房間裡,霍紀安也早就停止了哭泣,耳朵貼在牆上聽他們說話,聽到粥粥要送他禮物的時候,也不由得來了幾分期待。

也不知道胖丫打算送他什麼。

也冇讓他多等,粥粥冇幾分鐘就又跑回來了。

霍紀安好奇地偷偷把門打開了一條縫。

等看到她手上的東西時,頓時眼裡的期待凝固住了。

這禮物......-